探访义乌特警“骁狼突击队”单兵是尖刀整合是拳头

0 Comments

不同于刑警、交警、治安警,特警总被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繁华都市里,醉人的霓虹下,万家灯火中,团聚的时刻都不属于特警。只有在最紧急的时刻、最危险的瞬间,你才能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一支行走在刀尖上的力量。

在义乌市公安局有这样一支队伍。他们来自于特警大队,每个队员都经历了千挑万选,在队伍中担负着不同的使命。

他们英勇顽强、反应快速、能征善战,专门执行打黑、缉枪、处置携带武器或者爆炸物的重火力犯罪、暴力事件等攻坚任务。

5月27日,“骁狼突击队”在义乌市G20杭州峰会安保百日誓师大会上,首次公开亮相。

“骁”意味着勇猛、矫健;狼,是自然界生命力最顽强的动物之一,把突进队命名为“骁狼”,就是要发挥狼族精神,勇敢、团结、智慧、坚毅,成为警队的精英小分队,真正的“商城利剑”。

“骁狼突击队”承担的任务职责是什么?用官方语言描述,就是承担暴力恐怖犯罪案(事)件、劫持人质、涉枪涉爆等严重暴力性犯罪案件现场突击处置任务。

这支12人组成的突击队,平均年龄只有25岁,突击手、抓捕手、狙击手、排爆手分工协作,形成快速反应作战单元。如果说特警大队只有体格优秀和技能高手才能加入,那么突击队队员选拔绝对是魔鬼式的,乃是精英中的精英。

“从报考特警,到成为一名骁狼队员,无论从体能、心理都要强于常人。进入‘骁狼突击队’后,更要通过艰苦卓绝的训练,能够随心所欲地驾驭一项项复杂的警务技能。‘单兵是尖刀,整合是拳头’。”“骁狼突击队”队长王建建说。

王磊今年只有24岁,和所有特警的普遍特征一样,这个小伙子皮肤黝黑、长得高大魁梧。从南京森林警察学院特警专业毕业的王磊也是“骁狼突击队”成员之一。

“刚开始我还很有自信,毕竟是特警专业毕业生,肯定能轻松应付。一来才知道,这里比我想象的还要艰苦。”王磊告诉笔者,他们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随即投入到一天的训练中,烈日下、寒冬中,身上的衣服被汗打湿后被风吹干,反复持续到训练结束。

王磊的手掌上满是老茧,他说这都是训练时磨出来的。“虽然苦,但苦中还有乐。”王磊笑着说,他已经连续两年拿下全市特警比武攀登速降项目第一名。

28岁的王涛是“骁狼突击队”的排爆手,这个职业一直让王涛自豪。2013年,从武警北京总队特战部队退伍后,曾是神话般存在的“雪豹突击队”队员之一的王涛毅然选择加入警队。

有人说:“作为一个排爆手,一生有两个致命选择,一是选择这个职业,二是剪错导线。”作为排爆手的王涛也是如此。

在现实生活中,也许不是每一枚爆炸装置都需要剪导线,但是每一次排爆任务却都是一次与死神对赌的牌局,如果输了,后果不堪设想。

去年7月的一天,在义乌市某商场发现疑似爆炸物。接到指令后,王涛和他的队友们迅速赶赴现场展开处置。幸运的是,在对现场发现的疑似爆炸物进行分析后,确定这只是虚惊一场。

“剪断电路那一刻的幸运只是存在于电影里,当我们进入战场,作为一个主排手,我不需要呐喊助威,只有自己靠专业知识作为瞬间判断,因为很多时候,机会只有一次。”王涛说。

28岁的于震就是全能型选手,在突击队中负责攻坚。去年参加全市特警比武,他拿了综合第一名。

于震说自己没有特别的专长,不过他有个“但是”。“但是很多时候,尤其是出任务的时候,很需要综合素质。”

在缉捕持枪作案、利器行凶、劫持人质等严重暴力恐怖犯罪分子时,都能见到于震的身影。

参与较大数量毒品案件的不法分子,很可能是携带刀具或的亡命之徒,不仅穷凶极恶,而且非常狡猾。抓捕毒贩就会面临未知的危险。到达嫌疑人藏身地点后,于震看准时机破门而入,将两名毒贩抓获。

“抓捕时机要掌握好,绝对不能打草惊蛇,撞门进屋速度必须快,不能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于震一脸认真地说。

加入这支队伍,训练几乎成了每天的工作。3000米跑、负重训练、攀登、速降……

进行战术射击训练,强化一枪制敌能力。开展不同枪型、不同姿势、不同距离实弹射击训练,提高对暴力犯罪的打击能力。

除了体能和射击,骁狼队员还要学习各种特种作战战术和技能,包括楼房突入、街道防爆处突、自由搏击、多能攀登、快速索降、搜排爆等。对于他们的训练,可以用“高、险、难、强、真”来概括。高,从几十米的高空从容垂降,穿越楼房之间,奔走在悬梯之上;险,训练场始终硝烟弥漫,弹雨纷飞,险象环生;难,针对目标千变万化,很难对付;强,训练强度大,时间密度大;真,训练对抗性强,十分逼真。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