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用死亡唤醒人性

0 Comments

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发人深省的电影,和诸多二战相关主题的电影一样,善与恶的对比,人性的泯灭与觉醒,冲突是民族战争类电影永恒不变的主题。

《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用两个同龄男孩在电网内外的不同人生来揭示在那个特殊的时期,出身是件多么重要的事情,纳粹司令官的儿子单纯天真,涉世未深,每天只需要关心去哪里探险,有几个伙伴;集中营里修表匠的儿子,穿着“睡衣”,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生活,还需要每天去“盖房子”,只因他是犹太人。

不知道为什么,侍左君在看到最后结局的时候竟有种释然的感觉,男孩之死虽然令人叹惋,但是看到他的父亲一脸的若有所思,侍左君竟觉得大快人心(太变态了)。

布鲁诺的父亲是司令官,因为升职的原因要离开原来的城市,布鲁诺虽然舍不得自己的小伙伴们,但是也不得不跟随父母来到新的地方生活,这里像乡下一般,家里有穿着条纹睡衣的帮佣帕维尔,不远处的电网内有着更多穿着条纹睡衣的人,劳作与死亡就是他们唯二能做的事情。

曾经的布鲁诺单纯又快乐,可是来到了新的地方,他没有朋友,母亲又禁止他四处乱跑,喜欢探险的他,只好自己偷偷的开辟了新的路线,也遇到了电网内的新朋友什穆尔,布鲁诺羡慕什穆尔可以每天和自己的伙伴一起玩耍,什穆尔羡慕布鲁诺每天可以吃饱,还可以吃到巧克力。

两人的友谊就此开始,直到有一天什穆尔来到布鲁诺的家,来洗杯子,布鲁诺非常开心,将蛋糕递给了什穆尔,却在被军官发现什穆尔吃东西时,否认了自己和什穆尔相识的事情,也否认了蛋糕是自己给什穆尔的事情,让什穆尔成为了偷吃的小贼,被送回集中营,遭受毒打。

为了弥补自己犯的错,布鲁诺决定帮什穆尔找爸爸,带着铁锹在电网下挖开了一个缺口,换上了条纹睡衣,然后永远的留在了电网内。

布鲁诺被父母保护的非常好,八岁的他并没有完整的善恶观,对于战争,他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就像他最喜欢的游戏,就是张开双的,模仿战斗机的声音奔跑在人群中,还有他第一次从家里偷跑出来,在森林里拿着一根草边跑边喊的是“Die!Die!Die!”

尽管他没有明确的善恶观,但是他从小被灌输的理念就是犹太人是恶的,“犹太人诋毁我们,还煽动我们的敌人,犹太人通过书籍让我们堕落,嘲笑我们的文学和音乐,他们所到之处,都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目的就是使我们的国家分崩离析。犹太人的目的是统治全世界,犹太人毫无创造力,只会破坏,他们是我们文化的敌人,成千上万的德国人因他们而贫困。”

在他没有能力明辩真相的能力时,他选择了抱着怀疑的态度看这个世界。也许是太过孤独,布鲁诺再次来到电网前,与什穆尔聊天,他太渴望了解电网那边的世界,条纹衣服,衣服上的号码,什穆尔的父亲,散发臭味的黑烟,都让他觉得好奇。

他看到父亲和军官还有祖父对待家里的帕维尔的态度,非打即骂,母亲总是避免他和帕维尔接触。家人对犹太人的态度并不一致,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做,在面对什穆尔的时候,他既享受什穆尔带给他的新世界的感受,又惧怕“犹太人”这三个字。

直到偷看到父亲们学习的视频里,讲到犹太人在集中营里的幸福生活,他相信,父亲是一个好的军官。却没有料到父亲对犹太人的厌恶已经达到了顶峰,加快了处理集中营里犹太人的速度。布鲁诺为了帮助什穆尔找父亲,决定偷偷溜进集中营,只是没有料到,终于走进他心心念念的电网内,就遇到了纳粹对犹太人的又一次屠杀,他也成为了被烧死的人员之一,这一次,他终于知道集中营里是什么样子,也知道冒着臭味的黑烟究竟是烧了些什么,只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去探险了,布鲁诺也成为了黑烟里的一分子。

集中营里的犹太小男孩,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美丽人生》,什穆尔就像里面的小男孩,虽然没有被父母保护的那么好,但是什穆尔的父母也努力将孩子与死亡隔开,并没有将死亡直白的呈现在什穆尔的眼前,所以什穆尔只知道因为自己是犹太人,被关在了集中营,他心里有的,只是对电网外的期待,尽管知道布鲁诺的父亲是军人,还是愿意和他做朋友,甚至在布鲁诺撒谎导致自己被打时,也是轻松的选择了原谅。

什穆尔最让人心碎的一句话应该是在布鲁诺问他做错了什么时,他说“我是犹太人”。

许多人为布鲁诺的死惋惜,少人有提到什穆尔,还有和他一起关在集中营里的人,哪一个又是理所当然应该去死的人呢?

电影画面中,布鲁诺坐在电网外,身后是片黄色的花朵,电网内,什穆尔身后是一片断壁残垣,同一片蓝天,不同的背景,却拥有着相同的结局,导演也许是想用布鲁诺的死来唤醒那个负责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父亲吧。

格蕾特是布鲁诺的姐姐,一个被成功教育成主战者的孩子,曾经的她喜欢洋娃娃,后来的她喜欢历史,喜欢希特勒,喜欢年轻帅气的科特勒。父亲请来的家庭教师,教给她仇恨,告诉她犹太人劣迹斑斑,正是建立三观的年纪,遇到了喜欢的男人,三观跟着五观跑,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他们灌输给她的观念,犹太人是是德国人最大的敌人。

刚搬家的时候,格蕾特手里抱着一堆洋娃娃,后来那一堆睁着大眼睛,裂开嘴笑的娃娃都躺在了地下室。阴暗潮湿布满灰尘的地下室里,埋葬着格蕾特曾经的那些单纯与美好,取而代之的是床头贴满希特勒的画像,手里拿到战争事件的剪报,以及家庭教师给她的近代史的书。

三个孩子,完全不同的命运,喜欢探险的布鲁诺最终走入了集中营,成为了全剧最大的转折,也许以他的身份就应该顺理成章接受纳粹精神,将来成为了一个像他父亲一样的军人。

可布鲁诺只想成为一位探险家,也许就像科特勒的父亲一样,逃离这个充满战争的国家,远离战争与政治。

很多人为布鲁诺之死叹息,因为他原本可以拥有完全不同的人生。有人恶意的揣测,布鲁诺之死其实是什穆尔的阴谋,其实大可不必,如果没有布鲁诺的死,这部电影很难如此深入人心,也很难去唤醒一些沉迷战争无法自拔的人。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