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开发依旧顶级竞技成绩一塌糊涂如何重建曼联俱乐部?

0 Comments

在亚历克斯-弗格森爵士治下,曼联统治英超超过二十年,前21年的英超联赛中赢下了13次冠军。英超冠军奖杯数无人能敌。

然后王朝开始崩塌,起初只是缓慢下滑,然后变成了令人瞩目的崩溃。过去的五年曼联在各项赛事上颗粒无收。而这个赛季则刷新了曼联的下限,俱乐部英超历史上最低积分。

一个失衡、分裂的球队,正在被死敌曼城和利物浦远远地拉开距离。上赛季索尔斯克亚执教时短暂的进步在这个混乱的赛季,包括朗尼克的短期执教中,消耗殆尽。

场下也有各种各样的问题。球迷对于2005年起成为球队所有者的格雷泽家族的抗议,也向人们展示了这一个令人不快和痛苦的俱乐部现状。

说起重建曼联,先从队内那些明显不够好的球员开始似乎合乎逻辑。尽管曼联在转会市场上花了大钱,但是阵容短板显而易见。

作为一个在过去22年(1991-92赛季至2012-13赛季)从来没有掉出顶级联赛前三名的球队来说,冲击冠军已经是一个模糊的记忆了。2020-21赛季和冠军12分的差距,已经是曼联过去几年中最好的成绩了。在过去的六年,曼联平均每赛季比冠军落后25分。而在2021-22赛季,曼城比曼联积分多了整整35分。

这个夏天人员变动无可避免,2016年从尤文图斯以世界最贵球员身份而来的博格巴,和卡瓦尼、林加德、马蒂奇、马塔一起将以自由身离队。

根据朗尼克所说,重建需要耐心。放弃了曼联顾问职位去执教奥地利国家队的朗尼克估计至少需要两到三个转会窗。但这似乎有些乐观。

在引援方面来看,曼联犯下了很多的错误。和竞争对手比起来,他们似乎没有一个明确的思路。

曼联所有者艾弗拉姆-格雷泽和他的弟弟乔尔在上个月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接受了天空体育一个简短的采访,释放了夏天将会有资金给滕哈格用于引援的信号,虽然还有很多难以度量问题需要处理。

重建曼联的文化似乎已经开始和任何组织架构一样重要了。曼联不断的更换主教练,大部分人在整个赛季都不清楚应该朝着那个方向前进。

曼联那难以复刻的辉煌过往成就往往被人过分夸大,而上赛季无精打采、畏首畏尾的比赛表现却说明了更深层次的问题。

滕哈格会希望曾经1999-2001年担任弗格森助教的麦克拉伦能够帮助他把球队整合到一起。下个月季前备战开始后,麦克拉伦会作为滕哈格助教,成为曼联幕后团队的重要一员,

假如说这个黑暗的赛季还有一丝光明的话,那就是曼联青年队。上个月,这支前途远大的U18队伍击败诺丁汉森林、获得青年足总杯冠军,自从2010-11赛季以来的第一次。

对于过去十二个月内曼联在竞技层面上的崩溃,人们都认为问题比表面更加深入。很多人认为这是曼联连续多年管理不善的恶果。

几乎没有人为伍德沃德2月的离职感到悲伤。这位前曼联CEO被很多人当做了曼联这些年连续失利的象征。

曾经是伍德沃德副手的理查德-阿诺德现在执掌球队,而曼联管理层也有很多的变动。

马特-贾奇4月起不再担任曼联谈判主管,赫门-特塞约在1个月后也不再担任曼联首席战略官。特塞约被认为是伍德沃德的亲密盟友,据说他认为自己离职是对各方面都好的选择。

首席球探吉姆-劳勒和全球球探主管马塞尔-布特也在最近离职,但一位内部人士认为这还不全是曼联所需要的“大爆炸式结构重组”。

有些人,包括那些曾经经历过曼联辉煌岁月的人认为,最近曼联管理层的变动意义被过分夸大了。

连续三场4-0,这样的连胜几乎没有发生,因此曼联的足球理念一直被外界仔细审视和批判。赢得比赛可以掩盖一定的问题,但是人们将越来越难回忆起上一支老特拉福德打造出来的顶级球队了。

曼联目前的管理层是围绕着约翰-莫特搭建的。他在2021年3月被任命为曼联的第一任足球总监,一个曼联以前从来不认为有必要设立的岗位。

很多人认为这个岗位是莫特应得的奖赏,他从2014年开始就为曼联工作了,曾经担任足球发展主管。伍德沃德认为莫特已经成为了曼联足球业务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了。

与此同时,弗莱彻被任命为技术总监,据伍德沃德说,“有助于近年来我们在追求成功的道路上的发展。”

尽管15个月后,这些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译注:指伍德沃德离职了),但是曼联不会偏离原本的计划——本周任命安迪-奥博伊尔为助理足球总监就证明了这一点。

39岁的奥博伊尔离开了英超联盟精英表现主管的职位,此前也在曼联青年队担任过教练。奥博伊尔将会协助莫特。莫特说,他们的目标是“加强在足球领域的领导力和战略规划”。

莫特也做出了其他的任命,包括请来考克斯顶替巴特出任青训主管,让一线队发展主管贾斯汀-科克伦成为青年队和成年队之间的纽带。弗莱彻将会在一线队和管理层之间出任类似的联系人角色。

然而,缺乏连续性会对曼联造成一定的伤害。包括麦克拉伦、米切尔-范德加赫等人的滕哈格的教练团队,将会代替朗尼克和他的教练团队。伊万-夏普、萨沙-伦斯及克里斯-阿马斯都将会离开。麦克-费兰已经被告知不会成为滕哈格教练组的一员,但是他的未来还不明确。

滕哈格将会领导今年夏天的转会工作,和现有的团队一起签下他认为曼联需要的球员。

都说鱼是从头开始腐烂的,那么曼联问题的持续就源于放任球队不断堕落的老板。已故的马尔科姆-格雷泽持有曼联的90%的股权。尽管格雷泽家族在早些年赢得了大量奖杯,但他们的支持率从未如此低过。

他们一直都是饱受诟病的俱乐部拥有着,靠着杠杆收购了球队,无视球迷们的抗议声,并且持续的从曼联财政中吸血。在过去17年内,曼联支付了近9亿英镑用于还债。

格雷泽家族始终牢牢的掌握着曼联俱乐部,尽管有他们的存在,重建依然可能成功。他们可能会领导这次重建么?或者说,俱乐部的改善会是他们唯一避免批评的方式吗?

很遗憾,这个幻想并没有成真。乔尔-格雷泽不愿意向球队支持者们敞开心扉,就算他参与推动欧洲超级联赛计划后他的立场依然也没有松动。格雷泽被任命为欧洲超级联赛的副主席,在欧洲超级联赛计划流产的那48小时之前,他还承诺“会开启欧洲足球的新篇章”。

后来在给球迷的公开信中,虽然没有修复因为欧洲超级联赛造成的伤害,他却强调了格雷泽家族会长期持有俱乐部。在线粉丝论坛中又进一步地确认了这个观点。“我们错了,我们想证明我们可以把事情做对。”他在4月写道,“我个人将致力于重建和球迷之间的信任关系,希望能够从你们传递的信息中学习。”

反对的声音仍然不断地传来,这个赛季的最后几周,老特拉福德外也有多次球迷抗议活动。格雷泽家族和曼联俱乐部尝试专注于长期计划——他们的主场。尽管老特拉福德还是全英超最大的球场,可以容纳75000球迷,但是看起来俱乐部并不介意别的球队在这方面超过他们。

阿森纳和热刺新修建的专业足球场都是现代化的典范,而老特拉福德自从2006年起,就没有经历过任何大规模翻修。利物浦在安菲尔德球场重建一个看台,同时计划另一个看台的重建。这向曼联证明了(大规模翻修的)可能性。皇马也在伯纳乌进行大量改建工作。与此同时,曼联只有漏水的顶棚和狭小的大厅走廊。

格雷泽家族至少已经接受了这个历史悠久的主场有不少问题的现状了。来自Populous的建筑师和来自Legends International的工程管理顾问在4月被任命来实现“大幅提升粉丝体验”的目标。重建可能性不大,但是曼联完全可以把球场容量提升到88000。

毫无疑问球场提升是可以挣钱的。热刺在2019-20赛季比赛日收入上超过了曼联,这对于如果还在白鹿巷时的他们这是完全不敢想的。新球场帮助热刺在受到新冠影响的那个赛季获得了9500万英镑的比赛日收入。而曼联在那个赛季收入为8700万英镑。

如果说曼联这个机器中有一个部分不需要大修的话,那就是商业部门。连续五个无冠赛季并没有减弱他们场外实力。商业方面的肌肉依旧存在。

在2022年德勤足球财富榜上,曼联年度商业收入为2.32亿英镑。皇马、拜仁和巴萨比曼联收入更多,阿布扎比财团拥有的曼城和卡塔尔支持的巴黎圣日尔曼的收入也在曼联之上,但是曼联还是领先于利物浦的2.11亿英镑。切尔西则是榜单上的另一家英超俱乐部,年度商业收入1.55亿英镑。

远东的面条和拖拉机赞助已经成为了曼联的话柄,然而这保证了财力不是曼联核心问题。尽管钱花得不好,但收入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即使有些人认为他们本可以赚得更多。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