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甜甜布兰妮儿子曝猛料:妈妈被软禁我要杀了外公救她!

0 Comments

在此之前,她是好莱坞的拼命三娘,出专辑开巡演,一直站在演艺圈的A list上。这位Icon现象级人物,是无数人青少年期的回忆里最闪耀的星星。

神隐许久后,小甜甜再次出现在了媒体报道的头条封面。这一次,是因为他的小儿子,未满13岁的Jayden Federline杰登·费德林。

前不久,杰登突然开通了自己的社交媒体账号,并进行了直播(现在账号已删除)。直播里,孩子曝出惊人的消息:“外公是个混蛋,他迫使我妈停止了演艺事业,他最好去死。”

甚至,直播观看者在回复里写道:“杀掉外公”的时候,杰登回复到:“兄弟,我也是这么想的。”

亲儿子出来“实锤”外公和母亲的紧张关系,突然告别舞台许久的小甜甜,究竟怎么了?

11岁出演《米奇老鼠俱乐部》,1999年,18岁的她又凭借《Baby One More Time爱的初告白》成为千万销量的美少女歌手。服饰、妆容、唱腔,甜而不腻的风格,让小甜甜成为了21世纪最初的爱豆,被载入史册。

布兰妮开始了多年如一日的巡演,第二张专辑《Oops!…I did it again》也随之发行,卖了2000万张,将她推向了事业的高峰。19岁的美国南方姑娘,很快变成了身价超过5000万美元,一手写就好莱坞童星变巨星的传奇。

年少成名的美少女,自然而然成了被公众视线追逐的人物。应运而生的,是关于布兰妮私生活的所有报道。吃穿住行演,在她还没有正式成年之前,就已经成为了狗仔队镜头对准的目标。

她和贾老板Justin Timberlake的高调恋情,成了多方谈资。在一起或是分手,都被媒体炒出一个又一个线年分手后,粉丝们各站自家的爱豆,在两人分别接受采访后,开始了耗时耗力的“骂战”。

小甜甜2003年接受《W》采访时说,以为贾老板是真命天子,所以发生了该发生的,但自己错了。另一边,贾老板在分手后“怒写”《Cry me a river泪流成河》,歌曲的内容,是一个男人疑似被小三,遭遇背叛的心路历程。

轰轰烈烈的骂战还没完,同一年的MTV颁奖礼,布兰妮和克里斯蒂娜·阿奎莱拉还有天后麦当娜的舞台接吻表演,让当时对同性表演接受度尚未铺开的美国观众疯狂了一把。批评、讽刺、吹捧、追逐,布兰妮的曝光率呈几何倍增长。

这场表演后的第二年一月份,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刚满22岁一个月不到的布兰妮,一个冲动下,在拉斯维加斯的一处小教堂里,嫁给了儿时的朋友Jason Allen Alexander。55小时过后,她又立刻向法院提交废除婚姻的申请,说自己没想好自己在做什么。

多金美丽的少女偶像,高调恋爱、舞台破格,再加上冲动闪婚闪离,前方等候布兰妮的,是更加混乱的生活。

高调的初恋、冲动的闪婚,布兰妮在感情的颠簸路上一去不复返。2004年7月,她和舞者Kevin Federline凯文·费德林订了婚。这时,凯文的前女友,还怀着他的第二个孩子。

布兰妮的名气和财富,对比名不见经传的凯文,差异十分悬殊。但爱就爱了的布兰妮对媒体说,23岁了,已经准备好建立家庭。渴望爱,渴望亲密关系,渴望一个家庭,2004年10月完婚后,布兰妮休息了一阵。第二年九月,她生下了大儿子Sean肖恩。

事业巅峰期结婚生子,布兰妮的勇气,可以用无人能敌来形容。但这样的无畏,反而让她成为了媒体眼中的话题永动机,随便去到哪里,身后都是一堆跟踪的狗仔队。

2006年2月,怀着二胎的她因为坐车时,让大儿子坐在自己腿上而不是安全座椅里,被美国的儿童保护人士批了又批。没人在意布兰妮说的,是因为遇到狗仔队时不得已而为之的理由。

七个月后,布兰妮生下了小儿子Jayden杰登,不到两个月,便向法院提交了离婚申请,理由是夫妻间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匆匆两年,布兰妮成为了两个孩子的单亲妈妈。

至暗时刻,跟随产后抑郁,以及布兰妮最亲近的姨妈因为卵巢癌过世之后来临。2007年2月,姨妈过世后一个月,悲伤过度的布兰妮因为服用过量药物被送进了戒断所。刚出来,在成堆的狗仔队面前,她彻底崩溃,当着众人的面,剃光了自己的头发。

一个“疯掉”的美少女偶像,让狗仔们无法自拔,他们拍下布兰妮所有的丑态,标上了一个又一个耸动的标题,全然不顾,这只是一个刚刚生育完二胎,正在恢复中的母亲。

布兰妮顽强地坚持过。她在采访里抹着泪,诉说自己被追逐着透不过气的生活。私生活之外,她的业务能力依旧,专辑巡演都在排行榜的前列,可一切开始在2008年初失控。

这一年的开始,布兰妮因为过度服药被法官吊销了孩子的抚养权,接着又被送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心理诊所治疗。父亲James詹姆斯被法官认定为她的终身监督人Conservator,她的财产由父亲和律师全权掌控。

父亲的介入,最开始救了布兰妮。在父亲的帮助和规划下,她的事业没有触礁,反而走向了另一个高峰。一首《Piece of me》,让她拿下了2008年的MTV最佳女性音乐录影带、最佳流行录音带,和年度最佳的奖项。

与此同时,詹姆斯也帮助女儿向法官申请,拿到了针对前经纪人也是前男友的Adnan Ghalib和律师Jon Eardley的人身限制令。在此之前,他们一直试图掌控布兰妮的财产。

父亲出面监督,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为了让布兰妮得到法官的认可,将孩子的一部分监护权还给她的操作。爱子心切,并且也在接受心理治疗的她,只有服从这个选项。

随着情况的好转,布兰妮和前夫的共同抚养协商变得比较顺利(她每月要支付上万美元的赡养费)。另一边,专辑、巡演,拉斯维加斯的酒店演唱会固定演出,都让人看到了她回到正轨的样子。

可詹姆斯的监督,却并不是人们想象中,帮助女儿规划事业和财产这样较为复杂宏大的事务。从2008年开始,危机时刻的举措,十年间蔓延至了布兰妮生活的方方面面。她生活在一个去星巴克买咖啡,去超市买东西都需要被记录在法律文件上的环境里,成了法律意义上的“巨婴”。

一边,2015年,布兰妮接受《人物》杂志专访时说:“我在人生中一个很舒服的位置。”另一边,几次关于解除或放松终生监督的诉讼里,布兰妮掌控权非常多的团队都以她精神状况不适宜为由,没有让她出庭。有心理疾病的人不能自证清白,如果监督人不提供好转的证据,谁都确认不了布兰妮是否真的痊愈。

布兰妮的一些朋友和前同事向媒体透露,她已经接受了这样的生活方式,她一心想的只有自己的孩子和音乐,宁愿活在一个巨大的“泡泡里”。

去年初,布兰妮在社交媒体匆匆宣布,因为父亲身体抱恙,决定取消拉斯维加斯的酒店固定演出,并且无限期停止演艺事业,专心照顾父亲。没过多久,她和男友被拍到神情恍惚出现在心理治疗诊所的门口的照片。

布兰妮的粉丝坐不住了,开启了“freebritney解放布兰妮”的,认为这一切都是布兰妮父亲为了继续掌控女儿,逼迫她接受不必要的心理治疗,继续干预她生活的阴谋。

可是,只要终生监督一天不松懈,布兰妮也许永远都没机会说出自己这边的故事。

去年8月24日,加州文图拉县的警察接到布兰妮前夫凯文的报警称,13岁的儿子(没有透露是肖恩还是杰登),和外公詹姆斯起了冲突。外公不仅打烂了儿子的房门,还用力把孩子揪出了房间。最终,法官判决詹姆斯三年内不准接近两个外孙。

到了如今,小儿子杰登在直播里说想“杀死外公”的冲动话语,这样的矛盾升级,都能让人感受到,看出布兰妮的私人生活,也许真的没有她社交媒体和采访里描述的那么岁月静好(有粉丝说,都是公司运营的内容)。

杰登在直播里还透露,当问到妈妈为什么不做音乐的时候,布兰妮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宝贝,可能就退出了。”

过去二十年,布兰妮的光鲜亮丽背后,始终带着一层拨不开的迷雾,里面有多段破碎的感情、混乱的精神状态,以及备受争议的父女关系。她的成名与坠落,又再有的重回巅峰,都令无数人动容。如今暂时的隐退,或许也是她好好享受生活的休息时间吧。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