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全身而退烂摊子留给美团王兴

0 Comments

2018年4月3日,美团以27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摩拜单车,标志着摩拜单车正式进入美团时代。

创始人胡玮炜在此次交易中,以9%的股权成功套现15亿元,最终不仅将手中这个烂摊子成功甩锅美团王兴,自己更是在短短四年创业时间内,便实现了绝对的财富自由。

那么胡玮炜与摩拜单车有着怎样的故事?美团王兴在明知摩拜单车内忧外患的前提下,为何还会积极寻求对其的收购?

胡玮炜是浙江东阳人,2004年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之后,胡玮炜选择了北漂。

经过层层遴选,胡玮炜进入了梦寐以求的《每日经济新闻》栏目,成为了经济部一名专门报道汽车行业新闻的记者。

后来胡玮炜又先后任职于《新京报》、《商业价值》、《极客公园》两家公司,做科技方面的报道。

但是做记者每个月3000元的工资,逐渐将她留在这里的激情和期望消磨殆尽,她不甘心过这样平凡的生活。

只不过这时候的她,缺少人脉、见识、经验、能力、资金,不具备一名创业者应该具备的几乎所有条件。

几年时间中她不断跳槽学习,积累了不少经验,更重要的是手中掌握了很多的人脉。

只是这家新媒体经过胡玮炜的一番运作后,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顺利起步,公司始终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状态。

极客汽车的办公场所位于北京郊区的一个四合院,这里到了晚上是一个酒吧,胡玮炜只有白天才能在这里办公。

借着酒吧的氛围,胡玮炜经常邀请朋友们来到这里小酌几杯,谈谈理想,聊聊创业。

他在汽车电商、互联网销售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在中国汽车互联网领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过程中李斌随口提了一句:“做智能单车,还不如做共享单车。”正是这样一句话,给了旁边的胡玮炜灵感。

之前去杭州西湖游玩时,她曾想在西湖骑行一圈,希望能够租到一辆自行车,但是当时办卡的岗亭已经关门,她的心愿没有实现。

在地铁、公交、无轨电车如此发达的今天,上班出行似乎已经不再是一个困扰大家的问题,但是仍然存在“通勤最后一公里”的难题。

之前在做记者工作时,胡玮炜对此便深有体会,公交站、地铁站毕竟不可能修到每个人工作单位的门前,所以下车后很多人仍然会出现继续行走很长一段距离的情况。

在这个“共享经济”颇为流行的时代,共享单车似乎真的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创业想法。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没想到李斌随口一句话,就让胡玮炜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在听到李斌说出“共享单车”这四个字的时候,胡玮炜像是被击中了,她在这一刻找到了自己将要努力的方向,幸运的是她这一次找对了。

其实租借自行车的情况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只不过租借过程相当繁琐,且租借覆盖的范围非常小。

租借者需要到达特定的场所去借车,支付昂贵的租金,用完车后还要再将车子送回原地,整个过程费时费力,租借自行车在中国一直没有市场。

因此胡玮炜在创业之初,便从公共自行车租借的痛点着手,开始了自己的奋斗之路。

2014年,胡玮炜邀请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好友,组建了一个小小的团队,准备将自己脑海中的想法付诸现实。

一穷二白的胡玮炜,要想实现共享单车计划,只能出去拉投资,胡玮炜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李斌。

对于这个颇有想法的年轻人,李斌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很快双方便谈妥了投资细节,摩拜科技有限公司应运而生。

也许李斌自己都不会想到,这家小小的公司在不远的未来,会成长为一家市值上百亿的行业巨头。

凭借着几年时间积攒下来的人脉,摩拜单车计划前期的筹备工作很快完成,只剩下单车本身的研发和生产问题还没有解决。

胡玮炜对摩拜单车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必须装备智能锁、不能出现爆胎、掉链子、掉漆等自行车容易出现的问题。

这些要求吓退了很多生产厂商,在共享单车可能面临风吹日晒、公共设施破坏的情况下,别说四年时间。

极简主义的造型、橙色五辐轮毂、全铝防锈材料、轴传动和单摆臂的工作原理,这就是摩拜单车历史上最为经典的一款车型。

除了外形上的别致与新奇,摩拜单车更亮眼的设计是它本身自带智能锁,因此单车的停放位置相较于传统的自行车租借,无疑灵活的很多。

凭借着非常便捷的使用方式和新颖的造型,摩拜单车一经上线便受到了用户的热烈欢迎。

原本胡玮炜打算先在上海试水一段时间,可摩拜单车的火爆程度远远超过了众人的想象,在全国各大城市的投放,很快被提上了日程。

只不过由于摩拜单车的造价过高,公司的资金根本来不及周转,无奈之下胡玮炜只能再次走上拉投资的道路。

半年后摩拜单车已经涌入了全国各大城市的大街小巷,成为城市中一道别致的风景线,与此同时公司也已经开始盈利,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而胡玮炜一开始比较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那就是租车的费用太低,导致公司短时间内非常困难。

为此胡玮炜又提出了收取押金的方式,这样既可以为公司的资金流转缓解压力,也可以变相地保护摩拜单车。

凭着这种收取押金的模式,大批资金开始流入摩拜科技,也正是有了这批资金的注入,摩拜科技吸引了很多投资人的眼光。

于是在接下来短短两年时间内,摩拜单车进行了十轮融资,吸收了来自腾讯、高通、富士康、交银国际等行业巨头的资金。

2017年3月13日,摩拜单车在新加坡投入运营,3个月后,摩拜单车登陆英国曼彻斯特。

摩拜单车的成功,引来了同行的效仿,一时间大街上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共享单车开始出现。

首先是单车的质量问题,其他品牌的单车质量远不如摩拜单车,掉漆、爆胎、掉链子的情况时有发生。

这些情况虽然很少出现在摩拜单车头上,可时间久了,整个行业的口碑都受到了影响,摩拜单车也不例外。

2018年7月19日,摩拜单车软件甚至出现了瘫痪的情况,一时间让大量用户叫苦不迭,严重影响了它在公众心中的形象。

此外共享单车的随意停放情况非常严重,北京一家物业公司甚至将摩拜单车告上了法庭,要求在其负责业务范围内,每辆单车支付100元的停放管理费用。

虽然物业公司后来败诉,可单车乱停乱放的问题确实是一大问题,让胡玮炜和公司头疼了很长一段时间。

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下,摩拜单车看似仍是市值上百亿的行业巨头,但内部早已经是千疮百孔,岌岌可危。

2018年,免押金政策在全国上百个城市中率先推行,无需信用分、无需任何条件,只要简单注册一下就可以使用摩拜单车。

免押金政策在短时间内的确为摩拜单车带来了大量的新用户,根据其8月7日的数据显示,全国超过2亿用户享受到了摩拜单车无门槛无押金的服务,一个月新增上千万用户。

然而这只能在短时间内缓解公司的危机,在后面的运营中,摩拜单车的维护支出给了公司巨大的压力,公司开始入不敷出。

经过一系列的裁人、拉投资、降低生产成本等措施均无果后,胡玮炜做出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卖掉公司。

尽管当时身边的人都在劝她三思而行,但是胡玮炜还是约谈了美团的创始人兼CEO王兴。

彼时摩拜单车虽然市值仍然很高,但内部已经欠下了十几亿的债务,且情况仍在一步步的恶化。

之所以会找到王兴,是因为美团正在筹划上市,对于王兴和美团来说,如果能把摩拜单车这个行业巨头吞下,会在美团上市评估时大大的增加它的估值,这是王兴非常想要看到的局面。

接手摩拜后不见得能够盈利,甚至还要帮助摩拜偿还十几亿的债务,可王兴仍然愿意以这样的代价入主摩拜。

2018年4月3日摩拜股东大会上,经过董事会投票,通过了美团以27亿美元全资收购摩拜的提案。

在此次交易中,胡玮炜凭借对摩拜9%股权的掌控,成功套现了15亿元的现金,一夜之间成为亿万富婆。

胡玮炜的退出在外界掀起了惊涛骇浪,有人认为她遇到问题就逃避,还把锅甩给美团,没有企业家的做派。

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明智的选择,因为同行业OFO小黄车的创始人,就是因为在公司出现问题时不舍得破釜沉舟,最后导致公司一步步走向破产,欠下了二十几亿的债务。

“大家似乎更喜欢戏剧性,但是我更愿意以一颗平常心看待这一切,谢谢大家将我们捧到了如此的高度,希望大家未来可以对摩拜有一个新的审视。”

而随着原始创业团队成员一个个的离开,胡玮炜也于2018年12月23日辞职,正式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办起来的摩拜单车。

胡玮炜离开摩拜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她已经退隐商界之时,她又在2019年5月13日出任了上海考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再一次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

目前这家公司尚没有起色,商界也很久没有传来关于胡玮炜的消息,但是这样一个短短四年时间赚到15亿元的商业女强人,相信她早晚有一天可以重新回到公众的目光中。

在共享经济兴起的时代,胡玮炜果断抓住时机,成功地缔造了一个商业帝国,而在风雨欲来的大背景中,他又以极大的决心壮士断腕,最后功成身退。

胡玮炜在32岁的年纪选择孤注一掷,又在36年的时候急流勇退,不得不说她是一个非常具有前瞻性、善于把握时机的企业家,她的成功不是偶然。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